• 欢迎访问中视在线!
首页 > 社会 > 正文

吉林德惠:老牛道渡口停摆叩问官员良知

2020-08-10 14:52  来源:东亚新闻网   浏览数:
东亚新闻网(记者李瑞 王慧)报道:庚子夏末,8月5日,松花江畔,天高地阔,闷热难耐我们的汽车沿着拥堵的102国道艰难前行,经过两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位于吉林省德惠市岔路口镇的...

东亚新闻网(记者李瑞 王慧)报道:庚子夏末,8月5日,松花江畔,天高地阔,闷热难耐……我们的汽车沿着拥堵的102国道艰难前行,经过两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位于吉林省德惠市岔路口镇的老牛道渡口。放眼望去,蓝天之下的老牛道渡口,显得雄浑而苍凉!当地村民们告诉记者,由于江里有淤泥,现在的渡口已经停摆多日了。他们指着停靠在对岸的一条大船说:因为很多村民和学生需要这个渡口,村民们曾多次向镇政府反映渡口的问题,但是至今也没有弄清楚渡口清淤归哪个部门来管,于是老牛道渡口就这样闲置了下来。

在之前的7月27日前后,多家网络媒体曾经以《吉林德惠:老牛道渡口急需清淤,村民渡江成了难题》为题对此进行了报道,但由于当地政府对稿子存有异议,于是记者对该报道暂时删除,并特意安排时间再次前往老牛道渡口实地踏查。

老牛道渡口的重要作用

“老牛道”这个名字,听上去有点奇怪,记者曾向多名村民打听这个名字的来历也没得到一个确切答案。记者在现场看到,当地政府在此处立有一个长廊,其中的一块牌匾是《老牛道渡口简介》。该简介称:“老牛道渡口始建于1947年,隶属于德惠市经济强镇岔路口镇朝阳山村,承担着我市岔路口镇与榆树市五棵树镇之间的水上渡运工作。改革开放以来,为我市东五区玉米和稻草向五棵树转运,提高农民经济收入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省市交通、海事部门和德惠市政府对老牛道渡口的水运经济发展和水上交通安全工作高度重视。2017年共投资292万元完成了省级标准化渡口码头和3.5公里引道基础设施的建设。码头及引道交付使用后,车流、人流、物流猛增,航行期日均车流量达90台(次),庙会、端午节期间,日渡运量达8000人次,水运经济收入较建设之前增长了10倍,安全渡运条件大幅改善。2018年德惠市政府又投资建设了动态远程监控、渡口候船亭和码头安全围栏,使其完全达到了省级标准化渡口,走在了全省水上渡运和安全管理的先进行列。”

从这个简介来看,老牛道渡口还是很重要的:一,她承担着岔路口镇与榆树市五棵树镇之间的水上渡运工作,“为我市东五区玉米和稻草向五棵树转运,提高农民经济收入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二,当地政府“2017年共投资292万元完成了省级标准化渡口码头和3.5公里引道基础设施的建设。”三,“码头及引道交付使用后,车流、人流、物流猛增,航行期日均车流量达90台(次),庙会、端午节期间,日渡运量达8000人次,水运经济收入较建设之前增长了10倍,安全渡运条件大幅改善”。四,该渡口的水平“完全达到了省级标准化渡口,走在了全省水上渡运和安全管理的先进行列。”
渡口因何闲了下来

那么,如此重要的渡口为什么会停摆呢?一些村民告诉记者:因为江里有淤泥等原因,老牛道渡口近年来一遇到水流小的时候就会停摆,因此需要疏通航道或者清淤。2019年4月的时候,渡口的经营人刘凤奎曾经得到德惠市地方海事处的支持,“同意渡口经营人刘凤奎在征得水利部门允许后,自主疏浚航道,费用自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刘却没有拿到水利部门的批准文书,就开始清淤了。清淤之后,他又把清淤得到的沙子顶账了,因此被以私挖滥采的罪名刑拘。取保后,他今年再次向当地政府和媒体反映渡口需要疏浚航道问题,当地警方再次将他刑拘。于是,老牛道渡口就闲了下来。
记者两次现场采访、踏查

2020年6月初,记者接到德惠市岔路口镇朝阳山村民刘凤奎、朝阳山村书记程恩山、解放屯社社长王庆余、李坨子社社长张遇书、腰窝卜社社长周凤恩的《情况反映》,反映德惠市“老牛道”渡口由于多年没有清淤,现在渡口已经停运、村民们出行十分不便的情况,两份《情况反映》还加盖了村委会的公章。

6月12日,几名记者驱车到现场实地采访,并请榆树市五棵树镇昌盛街二委一组韩爽做向导乘船测量了水位。在现场采访中,记者亲自用红白杆标尺在距离对岸一、二百多米处进行了实地测量,水深最浅的地方30-40厘米,还有70、80、90厘米深浅不等处。同时,记者在现场看到一条路过的船只,因为水浅不能行走而搁浅在松花江内。记者找到当地村民,了解一下搁浅在江中的船舶的情况。几名村民介绍说:这条船已经扔在这十几天了,因为水浅走不了了。

就在记者们测量水深的同时,一位大姐急急忙忙向船上喊先别走,我有一个学生要过到对岸,没有船了孩子到家得黑天了、帮忙把孩子捎过去吧。学生上船后,记者在船上对这名学生进行了采访。这位学生叫董明阳,他介绍说:他是榆树实验学校的学生,每天上学放学走渡口是最方便的,没有渡口时要多走三四十公里才能到对岸。董明阳还介绍,渡口已经停运十几天了,天天上学、放学非常不方便。

但是,6月15日,记者却接到刘凤奎等信访人的电话说:“德惠市信访局回复信访人说,德惠市岔路口镇政府领导说:根本没有淤堵,可以行船。而记者现场踏查所看到的情况却恰恰相反,渡口已经不能行船了。之后,记者将采写的稿子发布到网上。据德惠市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介绍:德惠市政府对此非常重视,市长亲自过问,并专门召开会议研究此事,但因稿子的内容与政府存在争议,暂时先予删除处理。

为了慎重起见,8月5日,记者再次来到老牛道渡口实地踏查,看到用于摆渡的大船依旧搁浅在对岸。一些村民告诉记者,老牛道渡口停摆后,村民们和一些学生要想去对岸,只能绕道102国道,需要走30多里(华里),如果不走102国道,还有一个浮桥可以走,需要绕道50多里(华里)。记者也做了一下实测,开车从老牛道渡口绕道102国道到对岸,其距离与村民们所说的相差无几。但是,在7月26日,记者致电岔路口镇镇委书记王柏林(音)时,这位王书记却称:“根本就不存在绕道30里问题,距离渡口10里就是102国道。”王还称“:他(指刘凤奎)清淤的目的就是把清上来的沙子再卖了!”记者不知道,这位镇党委书记是否到过老牛道渡口现场踏查、实地测量过?他又是怎么知道渡口的实际情况的?
渡口航道疏浚到底归谁管

采访中,一些村民称,老牛道渡口不需要清淤、疏浚的说法,主要来自岔路口镇党委书记王柏林(音)。为了核实这个说法,7月26日,记者致电王柏林书记。王在电话里称:不是他不同意清淤。老牛道清淤问题,不归镇政府管,归交通局海事处管。这件事,他们向我们反映过,我们也向市里头反映过。请示市里后,说这事归水利局管,清淤的权力不在我们镇政府。同时,王书记还称:他(指刘凤奎)清淤的目的就是把清上来的沙子再卖了,根本就不存在绕道30公里问题,距离渡口10里就是102国道。

记者随后又致电德惠市交通局局长刘同安(音),但这位刘局长同样称此事不归他们管辖。

据村民们介绍,德惠市曾经给吉林省水利厅河道管理局打过报告,但是至今没有下文。8月6日,记者来到吉林省水利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事归河道管理局管,但是当记者电话联系到一位宋姓负责人时,宋称此事不归他们管。记者提到村民们说,他和几名工作人员曾经到老牛道渡口实地测量过。但这位宋姓处长称:“我们只是路过看看。”根据村民们的回忆,德惠市曾经给河湖管理局打过报告,其负责人叫杨某。记者又电话联系这位杨姓领导。但这位杨姓领导同样称:“此事不归我们管”,他还称:“我不主张清淤,因为涉及到采砂问题,但是应该做航道疏浚,”他又让记者联系航道管理局。

记者联系了一大圈,最终也没有搞清楚老牛道渡口清淤或航道疏浚究竟归哪个部门管,相信当地的大多数村民们更搞不清楚了。刘凤奎再次被刑拘前曾经告诉记者,自打他爷爷那辈人起,就在这个老牛道渡口上给人摆渡,从来没遇到过多大的难事儿。但是,到了现在,老牛道清淤似乎成了天大的难事了!经过调查走访,记者感到,老牛道渡口淤堵问题,要想解决其实并不复杂,那些管事的头头们亲自到现场看看不就结了?为什么竟能如此之难呢?从德惠市地方海事处2019年4月23日做出的《情况说明》中,我们看到,此事还是有人管的。我们真诚的期望德惠市政府和有关部门腾出一点时间,到现场调查一下,认真解决好“老牛道”渡口淤堵问题。因为,老牛道渡口虽然是刘凤奎在经营,可是这个渡口关系到很多村民和学生的切身利益,也关系到当地的水运经济,当地政府应该早日采取措施解决其通航问题。也许老百姓说的话有些道理:假如那些管事儿的部门头头们、政府头头们的孩子们、家人们需要来往于松花江两岸去求学、做生意的话,老牛道渡口淤堵恐怕早就不是问题了。

转自:
http://www.eastasianews.org/news/shehui/1425.html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出处非(中视在线)的作品,均转载于自其它媒体或会员发布,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信息的传递,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对稿件有质疑请与本网客服联系。

2、凡涉及客服电话、转账交易等请查询官方认证,谨防上当受骗。

3、为了保障人身和财产安全,请核实安全认证的官方客服电话,防止上当受骗。

4、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15日内联系本网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