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中视在线!
首页 > 法治 > 正文

高效率背后 是权力者的游戏

2020-07-21 17:32  来源:中青法制网   浏览数:
近日,广东省政府行政复议庭开庭审理的东莞市一民营企业诉市政府的一则行政案件,从开庭到出结果,前后不到三天,判民营企业败诉。如此之快,在东莞,乃至广东整个企业圈内引...

近日,广东省政府行政复议庭开庭审理的东莞市一民营企业诉市政府的一则行政案件,从开庭到出结果,前后不到三天,判民营企业败诉。如此之“快”,在东莞,乃至广东整个企业圈内引起轩然大波。人们不禁感叹“民告官太难了!”、“官官相护”、“决定书早就准备好了,开庭就是走形式”。一时间,各种猜测和言论在社会上弥漫。

经查询得知,东莞市平谦工业园公司向广东省政府状告东莞市政府违规违法注销企业《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违法挂牌出让在仲裁裁决有效期内的土地问题。7月10日(周五),此案在广东省司法厅召开(这两个案子合并一块审理),11号和12号是周末休息日,13日双方律师交上代理词,14日,省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下达行政复议决定书,驳回企业的申请。也就是企业败诉了。

听到这个消息,笔者也很震惊!我为如此“高效”的办事效率感到震惊。但同时也有两个疑问:一是二个复杂的行政案件,代理词刚交上就出结果了,有没有去调查?调查清楚了吗?二是决定书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开庭真如民间所说只是走形式?

中国是法制国家,一切还是要讲法的。审理案件,想要做到公平、公正,是不是要了解案件的前因后果?不能断章取义、掐头去尾,只看表面,而“故意”忽视历史!

从网络文章梳理整个过程如下:

今年2月份,平谦公司七个《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被东莞市自然资源局直接挂到网上公示注销,而且,东莞自然资源局根本没通知平谦公司,涉嫌程序违法(注:接收通知的人不是平谦公司的人,通知程序造假)。还是在疫情期间,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关注疫情。公示期过后,东莞市政府紧接着招拍挂,拍卖注销七个证的150亩土地。在招拍挂中,设置限制性条件,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东勤公司符合条件,且最终摘牌,这个东勤公司还是2019年12月份刚刚注册成立的,真是“为摘牌而生”的企业,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的相关规定。东莞市政府将这150亩地“成功”卖掉后不久,又将平谦公司另一块约30多亩的土地也挂牌了,目前正在走程序。

一个是注销七个证后,土地被拍卖;一个是30多亩土地又被强行挂牌。那么,这两块土地是怎么来的?有《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为什么还被强行挂牌?到底有什么历史渊源?想要公平裁决,这些是必须要弄明白的事!周一接到律师代理词,然后去东莞、去乡镇、去企业调查一圈,再回到省办公室集体研究、讨论,最后作出决定书。这个过程不是一天能做完的事!总不能坐在办公室里“拍脑袋”出结果!邓小平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笔者并没有评价这次决定正确与否的意思。但从时间上来计算,不是“拍脑袋”又是什么呢?只因为你坐在那个位置,就算是“拍脑袋”也是权威,必须服从?党和政府赋予的权力和职责,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为特权阶层、特定人士服务的!你知道“拍脑袋”的后果吗?申请人还要去法院继续上诉,法院还要受理、审理,给国家造成多大的公共资源浪费?

必须厘清的历史渊源

网络的一篇报道曾详细介绍过平谦公司投资东莞的历史背景。平谦公司是2003年东坑镇招商引资来的香港公司成立的一家专注产业园开发建设的公司。东坑镇委镇政府承诺协助办理所有土地手续,专门制定了“平谦公司日本工业园规划”报东莞市政府审批通过。东坑镇委镇政府授权东坑镇经济联合总社(以下简称经联总社)代替政府与平谦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等事宜。通过资料查询,经联总社属于镇政府全资控股公司,历届都是由镇长或镇政府工作人员担任。经联总社代表东坑镇委镇政府的意志行事,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不能简单地认为现在的问题是经联总社和平谦公司两个企业之间的矛盾问题,而是地方政府出尔反尔、新官不理旧账、违背承诺、不作为、乱作为的问题。

在合同的履行过程中,某一届镇委领导班子提出修改规划,做房地产项目,被平谦公司拒绝。于是,2008年,经联总社代表政府向平谦公司下函,说不能再供应土地了,理由是违背国土资源部第39号令。此理由已经被中国经贸仲裁委以“法不溯及既往”驳回,镇委镇政府败诉了。况且,这个仲裁决定至今还在有效期内。东莞市政府和东坑镇政府公然违反挂牌出让土地必须是无争议、净地出让的法律规定,强行挂牌出让。这是何等的猖狂?地方政府如不带头遵法、守法,怎去要求老百姓遵守法律呢?况且,是地方政府从中“生事”,影响了土地使用权证的办理。按照东莞市的规定,企业要办理各种证照,必须由镇政府出具材料才行,企业不能直接去相关部门办理。所以,镇政府就“卡”住不出具材料,平谦公司即便是办理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距离办理土地使用权证只有一步之遥,也只能无奈地与镇委镇政府不断地“协商”,这一协商就拖到现在。镇政府“会议纪要”多次记载显示,镇政府对平谦工业园在规划、利用、手续的办理等方面,制定了详细、纲领性的决策意见,并指定经联总社落实执行。

所以,不去了解这段历史,不去深入基层调研,很难做到公平、公正的判决。

权力者的游戏

因被注销七个许可证,平谦公司向广东省自然资源厅申诉。省厅也是“快”字当先,大约一个礼拜就下来裁定了。但是,省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更快,只需要一天。从这个“快”字当中,我们嗅出了背后权力的味道!假如各个政府职能部门办事效率都能这么“快”, 也不会有那么多百姓上访,也许共产主义早已实现。

这件事情“快”的不太正常。第一次省自然资源厅开庭选在东莞市松山湖开发区,也是具体实施注销平谦公司七个许可证的涉事单位。是不是应该选在第三方开庭更为合理?

据内部人士透露,开完庭以后,参与开庭审理的省局领导接受了地方的宴请(有证据),估计住宿也由地方全包了!所以,平谦公司输掉了这次申诉。这样作出的裁定结果会公平吗?中央三令五申禁止公款吃喝,禁止接受地方吃请。确有公务出差,应吃工作餐。去大酒店吃饭,是工作餐?这是严重违反党纪的行为!敢于违反党纪,拿国法当作权力游戏的筹码,企业证据再确凿、再完备,就是不采纳,这是典型的拿党纪国法当儿戏,视党纪国法为无物!

有传言,在省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作出决定后,东莞市已经按奈不住了,急于让摘牌的东勤公司施工建设。据说还要召开隆重的奠基仪式。这块还在法院冻结中的土地,竟用一个行政决定书来代替法院裁决文书!东莞这样的做法不是向平谦公司炫耀胜利,而是对国法的严重挑衅和讽刺。一路违法违规,利用权力干预得来的看似“合法”的程序,也是开创了中国的先河。由此可以看出,东莞个别领导干部已经猖狂至极,在权力极度膨胀的时候,人性会扭曲,信仰会迷失,党纪国法被视为儿戏。

细品整个过程,从注销到挂牌,到出让成功,再到省自然资源厅、省政府快速作出决定,这是一个精心布局的“圈套”。谁在背后“做局”呢?谁又有那么大的能量掌控这一切呢?笔者认为,省纪检监察或中央纪委监察委只要对任何一个环节调查,顺藤摸瓜,定会查个水落石出。广东省的万庆良、朱明国、刘志庚、李嘉、曾志权等一批省部级官员,百名以上厅级干部,都曾是叱咤风云的权力掌控“做局者”,他们也曾自认为一切做的“完美无缺”,最终不都是锒铛入狱了吗?

现如今,平谦公司已被“做局者”当作游戏的对象,利用公权,肆意蹂躏。别忘了,平谦公司也曾是地方招商引资时的“贵客”“座上宾”。“世事无常”,而成功摘牌的东勤公司也应该借鉴,平谦公司的今天,也许就是东勤公司的明天。

所以,为官做事,遵法、敬法、守法才是王道。靠利益驱使、靠权力干预、靠一人之力对抗国家大法,最终会走上万庆良之流的不归路。

作者:长安剑客

来源链接:http://www.zqgjnet.cn/html/5851.html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出处非(中视在线)的作品,均转载于自其它媒体或会员发布,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信息的传递,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对稿件有质疑请与本网客服联系。

2、凡涉及客服电话、转账交易等请查询官方认证,谨防上当受骗。

3、为了保障人身和财产安全,请核实安全认证的官方客服电话,防止上当受骗。

4、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15日内联系本网客服。